+ - 閱讀記錄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很多不可知之地,在那些不可知之地里,有很多不可知之人。(www. 小說網)

    ……

    ……

    黃昏的荒原遠方懸著一顆火球,它散出的紅色光線像一團體積巨大的火焰,緩慢而堅定地逐漸蔓延開來。原野上積雪融化后初生的苔蘚,像燒傷后的疤痕一樣涂抹的到處都是,四周一片安靜,只偶爾能聽到上方傳來的鷹鳴和遠處黃羊跳躍時的聲音。

    空曠的原野上出現了三個人,他們聚集到一棵荒原不多見的小樹下,沒有開口打招呼,很有默契的同時低頭,似乎樹下有一些很有趣的東西值得認真研究和思考。

    兩窩螞蟻正圍繞著露出寒土的淺褐色樹根進行著爭奪,或許是因為這片荒原上像樹根這樣完美的家園難以找到第二個,所以這場戰爭進行的格外激烈,片刻后便殘留了數千只螞蟻的尸體,似乎應該很血腥慘烈,但實際上也不過是一片小黑點而已。

    天氣還很寒冷,樹下那三個人穿的衣服卻不多,似乎并不怎么怕冷,就這樣專注地看著,不知道過了多久,其中一人低聲說道:“俗世蟻國,大道何如?”

    說話的那人眉眼青稚,身材瘦小,還是一個少年,穿著件月白色無領的單薄輕衫,身后背著把無鞘的單薄木劍,烏黑的頭細膩地梳成一個髻,有根木叉橫穿其中――那根木叉看似隨時可能墮下,但又像是長在山上的青松般不可動搖。

    “座講經時,我曾見過無數飛螞蟻浴光而起?!?

    說這句話的是個年輕僧人,他穿著一身破爛的木棉袈裟,頭上新生出的茬兒青黑鋒利,就像他容顏和話語中透出的味道那般肯定堅毅。

    “會飛的螞蟻最終還是會掉下來,它們永遠觸不到天空?!?

    “如果你始終堅持這般思想,那你將永遠無法明悟何為道心?!?

    年輕僧人微微闔目,望著腳下正在拋灑殘肢的蟻群,說道:“聽說你家觀主最近新收了個姓陳的小孩子,你就應該明白,知守觀這種地方永遠不會只有你一個天才?!?

    木劍的少年挑眉微諷回應道:“我一直不明白,像你這樣無法做到不羈身的家伙,有什么資格代懸空寺行走天下?!?

    年輕僧人沒有回應他的挑釁,望著腳下焦慮亂竄的螞蟻說道:“螞蟻會飛也會掉,但它們更擅長攀爬,擅長為同伴做基礎,不懼犧牲,一個一個螞蟻壘積起來,只要數量足夠多,那么肯定能堆成一個足以觸到天穹的螞蟻堆?!?

    天空暮色里傳來一聲尖銳的鷹叫,顯得很驚慌恐懼,不知道是懼怕樹下這三個奇怪的人,還是懼怕那個并不存在的直沖天空的巨大螞蟻堆還是別的什么。

    “我很害怕?!?

    背著木劍的少年忽然開口說道,瘦削的肩膀往里縮了縮。

    年輕僧人點頭表示贊同,雖然他臉上的神情依舊平靜堅毅。

    他們身旁那個少年身體精壯,裹著些像是獸皮般的衣裳,**的雙腿像石頭一般堅硬,粗糙的皮膚下能夠清晰地看到蘊積無窮爆力的肌肉。這個少年始終沉默,一言不,然而皮膚上栗起的小點終究還是暴露了此時內心真正的感受。

    樹下三個年輕人來自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三個地方,奉師門之命在天下行走,就仿佛三顆橫貫于人間的星辰般奪目,但今天來到這片荒原,縱是他們也感到了難以抵抗的恐懼。

    老鷹不會懼怕螞蟻,在它眼中螞蟻只是黑點。螞蟻不會懼怕老鷹,因為它們連成為鷹嘴食物的資格也沒有,它們的世界里甚至根本沒有老鷹這種強大的生物,看不到也觸摸不到。

    然而千萬年間,相信螞蟻群中總有那么特立獨行的幾只出于某種玄妙的原因決定暫時把目光脫離腐葉爛殼向湛藍青天看上那么一眼,然后它們的世界便不一樣了。

    因為看見,所以恐懼。

    ……

    ……

    樹下三位年輕人抬起頭,望向數十米外地面上的一道淺溝。淺溝自然不深,里面除了黑色什么也沒有,在斑駁的荒原地表上顯得格外清晰。

    這條溝在兩個小時前突然出現,陡然一現便直抵天際,仿佛是只無形的巨鬼拿斧子劈出來的,仿佛是位神匠畫出來的!什么樣的力量能夠完成這樣的一幅畫面?

    背木劍的少年盯著那道黑線說道:“我以前一直以為不動冥王是個傳說?!?

    “傳說中冥王有七萬個子女,也許這一個只是偶爾流落人間?!?

    “我不相信?!北衬緞Φ纳倌昝鏌o表情說道:“只不過是傳說罷了,傳說里還說每一千年便有圣人出,但這幾千年來,誰真見過圣人?”

    “如果你真不相信,為什么你不敢跨過那條黑線?”

    沒有人敢踏過那條黑線,那道淺溝,即便是驕傲而強大的他們。

    背木劍的少年抬頭向天邊望去,問道:“如果那個孩子真的存在,那么……他在哪里?”

    此時落日已經有一大半沉入地底,夜色正從四面八方涌過來,荒原上的溫度急劇降低,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氛開始籠罩整個天地。

    “黑夜降臨,到處都是,你們又能到哪里尋找?”

    那名穿獸皮的少年打破了一直以來的沉默,他的聲音擁有與年齡不符的低沉粗糙,嗡鳴振動就像是河水在不停翻滾,又像是銹了的刀劍在和堅硬的石頭不停磨擦。(WWW. 好看的小說)

    說完這句話,他就離開了。

    獸皮少年離開的方式很特別――他兩根堅硬粗壯的裸腿上忽然迸出火苗,變成一片赤紅之色,狂嘯的風讓地面的碎石急滾動,仿佛有種無形的力量抓住他的脖子狠狠提起,他的身體蹦向了十幾米高的空中,緊接著呼嘯破空落下,狠狠砸在地上,然后再次蹦起,就像一塊石頭毫無規律地蹦向了遠方,看上去異常笨拙卻又極其迅猛高。

    “只知道他姓唐,不知道他的全名是什么?!?

    背著木劍的少年若有所思說道:“如果換一個時間換一個地點遇到,我和他肯定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徒弟就這么厲害,不知道他那個師傅強到什么程度……聽說他師傅這些年一直在修二十三年蟬,不知道將來破關之后身上會不會背一個重重的殼?!?

    身旁一片安靜,沒有人回答,他有些疑惑地回頭望去。

    只見那名年輕僧人雙眼緊閉,眼皮疾顫動,似乎正在思考某個令人困擾的問題,事實上自從那名獸皮少年說出關于黑夜的那番話后,年輕僧人便一直陷入這種詭異的狀態之中。

    感應到目光的注視,年輕僧人緩緩睜開雙眼,咧嘴一笑,笑容里原初的堅毅平靜已經變成不知從何而來的慈悲意,張開的唇內血肉模糊,是嚼碎后的舌。

    木劍少年皺了皺眉。

    年輕僧人緩慢摘下腕間的念珠,鄭重掛在自己頸上,然后抬步離去,他的步履沉重而穩定,看似極慢,但不過剎那便已經身影模糊將要消失在遠處。

    樹下再沒有別的人,木劍少年臉上所有的情緒全部淡去,只剩下絕對的平靜,或者說絕對的冷漠,他望向北方塵埃里那顆像石頭般不停跳起砸下的影子,低喝道:“邪魔?!?

    他望向西方那個低著頭沉默前行的年輕僧人背影,說道:“外道?!?

    “不足道也?!?

    邪魔外道不足道也。說完這句話,少年身后背負的單薄木劍無由而振,出嗡嗡異鳴,嗤的一聲凌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將荒原上那棵小樹斬做了五萬三千三百三十三片,不分樹枝樹干盡為粉末,紛紛揚揚覆在那些忘生忘死的螞蟻之上。

    “啞巴開口說話,餅上放些鹽巴?!?

    少年唱著歌走向東方,單薄的小木劍懸浮在身后數米處的空中安靜無聲跟隨。

    ……

    ……

    大唐天啟元年,荒原天降異象,各宗天下行走匯聚于此,不得道理。

    自其日懸空寺傳人七念修閉口禪,不再開口說話,魔宗唐姓傳人隱入大漠,不知所蹤,知守觀傳人葉蘇勘破死關,周游諸國,三人各有所得。

    然而他們三個人并不知道,在那道他們不敢跨越一步的黑壑那頭,靠近都城的方向某片小池塘邊,一直坐著個書生,一個穿著草鞋破襖的書生。

    這書生仿佛根本感覺不到那道黑壑所代表的強大與森嚴,左手里拿著一卷書,右手里拿著一只木瓢,無事時便讀書,倦時便少歇,渴了便盛一瓢水飲,滿身灰塵,一臉安樂。

    直到三人離去,直到荒原上那條淺淺的黑壑逐漸被風沙積平,書生才站了起來,撣撣身上的灰塵,將木瓢系到腰間,將書卷仔細藏入襖內,最后看了眼都城方向,方才離開。

    ……

    ……

    都城長安有一條長巷,東面是通議大夫的府邸,西面是宣威將軍的府邸,雖不是頂尖的權勢爵位,但官威深重,平日長巷一片幽靜,今日卻早已幽靜不在。

    通議大夫府邸有喜,產婆忙進忙出,然而從老爺到丫環,府內所有人臉上的喜悅神色總覺得像是摻雜了某些別的情緒,沒有一個人敢笑出聲來,那些抱著水盆匆匆走過墻角的仆婦,偶爾聽著墻外傳來的聲音,更是面露恐懼之色。

    那位以驍勇著稱的宣威將軍林光遠,因為得罪了帝國第一驍勇大將夏候,而被人告與敵國相通,經過親王殿下親自審訊數月,如今終于有了結果。

    結果很明確,處罰很簡單,就四個字――滿門抄斬。

    通議大夫府大門緊閉,管家貼著門縫緊張望著同樣大門緊閉的將軍府,聽著對面不時傳來重物砍入肉塊的聲音,聽著那些骨碌碌西瓜滾動的聲音,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兩家在一條巷子里生活了很多年,將軍府從管家到門子都和他相熟,聽著那些恐怖的聲音,他仿佛看到無數把鋒利的樸刀切開那些熟悉人們的脖子,看到那些有著熟悉面容的頭顱在青石板上不停滾動,然后撞到門口,逐漸疊加擠壓成了一座小山……

    鮮血從將軍府門下淌了出來,有些烏黑有些粘稠,像是混了朱砂的糯米漿液,里面還有些像紫薯絮般的肉筋,面色蒼白的管家盯著那處,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開始拼命嘔吐。

    緊接著門外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斥喝聲,然后大門被拼命敲打,似乎是將軍府有人逃脫,一名親王府的家將騎在馬上厲聲喝道:“一個都不能少!”

    通議大夫府后宅花園某處墻上,有幾道劃痕和血跡。

    “少爺你聽話,你不能出去,讓小楚去,讓他去吧……”

    離此地不遠處的柴房內,一名渾身是血的將軍府管事,望著身前兩名四五歲大小的男孩兒,枯唇微微翕動,聲音沙啞的極為難聽,滿是皺紋黑泥的臉上寫滿了絕望和掙扎,一直掙扎到老淚擠出眼角,渾濁的厲害。

    闖進通議大夫府的羽林軍沒有花多長時間,便找到了這間柴房??匆姴穹績鹊箶赖睦仙俣呤w,進行查驗之后,那名校尉猶有余悸地大聲報告道:“一個不少,都死了?!?

    ……

    ……

    世外高人這四個字最簡單的解讀方式就是高人一般在世外,在世外的容易是高人,廢話中其實隱著某些道理,他們所恐懼的是凡人無法接觸的,他們所喜悅的是凡人無法理解的。

    于是俗世不曾知曉俗世外生了什么,世外的人也不會理會俗世里正上演著一幕幕生離死別或新生喜悅,更不會關心屠夫的秤少了斤兩,酒徒家里的窖被老鼠噬出了泥洞,朝廷死了個宣威將軍,某文官生了個女兒。

    兩個世界的悲歡離合從來都不相通。

    若能相通,便是圣賢。

    都城長安郊外有座高山,山峰半數隱于云中,后山面西的懸崖峭壁之間,有一個人影正在其間緩慢上行,這個男子的背影極為高大,單衣之外穿著一件黑色的罩衣,手里提著食盒。

    迎風搖晃行到一處山洞外,高大男子坐了下來,打開食盒,取出筷子,夾一塊姜片送入唇中仔細咀嚼,又拈兩片羊肉吃了,滿足的嘆息贊美一聲。

    夕陽下的都城長安,逐漸將被黑夜籠罩,遠處隱隱有積雨陰云飄來。

    高大男子望著都城某處,感慨說道:“我仿佛看到當年的你?!?

    然后他抬頭望天,右手持箸指天,說道:“至于你,飛的再高又有什么用呢?”

    很明顯,這兩句話的對象是兩個不同的人。略一沉默,高大男子端起手邊的米酒一飲而盡,舉著空酒碗望著天地四周都城左右敬頌道:“風起雨落夜將至?!?

    說風起時,有風自山外來,吹的衣襟呼呼作響,巖間老樹急劇搖晃,山石簌簌直落,雨落二字出他口時,遠處飄至都城上空的雨云驟然一暗,無數雨絲化為一柱,自最后暮色間傾盆而下,當他說完這句話時,黑夜剛好占據半邊天穹,漆黑有如冥君的瞳。

    高大男子重重放下酒碗,惱火咕噥道:“真***黑?!?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zhaozhuozi.com.cn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银河娱乐场最新网站 增城市| 泰宁县| 德清县| 安塞县| 肇源县| 天水市| 晋中市| 垫江县| 平泉县| 尉犁县| 贵德县| 当阳市| 新昌县| 晴隆县| 繁昌县| 达孜县| 丘北县| 武冈市| 德钦县| 丹寨县| 长治市| 建阳市| 海口市| 洞头县| 西平县| 兰溪市| 吕梁市| 淳化县| 建德市| 平果县| 博兴县| 屏东市| 广德县| 上高县| 岳阳县| 霍山县| 灵台县| 神木县| 黎川县| 博客| 个旧市| 荆门市| 岳阳市| 陆河县| 克山县| 渝北区| 巴林右旗| 思南县| 明水县| 黑山县| 长顺县| 丹寨县| 阿克陶县| 济源市| 万全县| 义马市| 大关县| 安康市| 张掖市| 交口县| 永胜县| 太和县| 英超| 永寿县| 华池县| 买车| 永靖县| 上饶市| 枞阳县| 桂平市| 抚宁县| 独山县| 四会市| 祥云县| 马鞍山市| 漠河县| 安泽县| 弥勒县| 越西县| 磐安县| 安溪县| 澳门| 永康市| 遵义市| 陇西县| 兴文县| 七台河市| 安仁县| 扎鲁特旗| 延寿县| 新密市| 阿坝县| 五华县| 利辛县| 临桂县| 静宁县| 油尖旺区| 株洲县| 宜城市| 莱芜市| 项城市| 江都市| 中宁县| 台中县| 土默特右旗| 泰顺县| 卢湾区| 文安县| 昭苏县| 邢台市| 云浮市| 阳高县| 青岛市| 浏阳市| 息烽县| 台南市| 建湖县| 安化县| 静宁县| 通许县| 四子王旗| 阿尔山市| 全椒县| 长垣县| 永年县| 苍南县| 探索| 综艺| 酉阳| 唐河县| 依兰县| 平山县| 迁西县| 大荔县| 全南县| 上思县| 云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