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面對著李奇鋒的直白與不客氣,劉松濤的神色當下變得無比難看。

        無論怎樣也好,他可是太上清宮的長老,這一個身份無論走到哪里都是一張王牌,可是在李奇鋒的面前居然是如此的不堪。

        按捺住內心之中的火氣,劉松濤神色平靜的說道:“上官倩倩乃是我太上清宮的圣女,身份地位尊貴,豈能是一直留在劍宗之中?”

        李奇鋒的眉頭一皺,說道:“依照你的意思……這劍宗之中乃是下賤之地了?”

        劉松濤的神色再變,他此行來是為了讓上官倩倩回去,絕對不能因小失大,耽誤了正事。

        “李宗主真的是誤會了,圣女乃是我太上清宮的尊貴象征,我覺得還是返回到太上清宮為好?!?

        劉松濤的語氣之中多了幾分客氣。&1t;i>&1t;/i>

        李奇鋒注視著劉松濤,緩聲問道:“是誰讓你請上官倩倩回去的?”

        劉松濤道:“當然是老宗主?”

        李奇鋒的神色之中頓時露出一絲了冷笑,說道:“既然如此,就讓你們的老宗主親自來,到時候上官倩倩肯定會回到太上清宮……至于你,還真的是沒有資格?!?

        “李宗主……你說話也未必有些太狂妄了吧?”

        劉松濤的面色冷如寒霜。

        李奇鋒笑了笑,說道:“送客?!?

        門外的弟子聞聲進入,對著劉松濤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劉松濤的神色變得無比難看,眼眸十分的可怕,似乎可以吃人。

        “我這是禮貌的請你離開,你最好離開,否則我讓你躺著離開?!?1t;i>&1t;/i>

        李奇鋒再次冷聲說道。

        “好……非常的好?!?

        事已至此,劉松濤自然也是知曉事情已是到了無法緩和的地步。

        大袖一揮,轉身離去。

        ……

        ……

        “你為何要如此的?”

        上官倩倩的神色之中露出一絲疑惑之意。

        剛才,李奇鋒所展現出來的強勢與不客氣與往日之中截然不同。

        李奇鋒思量了一下,說道:“我斬殺了夜滄瀾?!?

        聞言。

        上官倩倩的神色頓時一變。

        ——夜滄瀾可是太上清宮的圣子,地位還在她之上。&1t;i>&1t;/i>

        ——盡管經過上次的事情,夜滄瀾被廢去了男人的根本,可是他圣子的位置卻是一直未被剝奪,如今李奇鋒殺了,這無疑是在與太上清宮宣戰。

        略微一琢磨,上官倩倩出聲說道:“你是說這一次讓我回太上清宮的不是老宗主,而是另有其人?”

        李奇鋒點點頭,說道:“王重樓是何等身份,當年古冷死的時候他都是不以為然,如今他又豈會為了你回太上清宮而專門派人來……這實在是說不通?!?

        上官倩倩點點頭,說道:“這個一個陰謀——讓我回去恐怕是就是為了對付你?!?

        李奇鋒道:“也許吧……這樣也好,你本就是劍宗弟子,這一次也正好徹底與太上清宮劃清界限?!?

        上官倩倩沉思了一下,搖搖頭,說道:“我覺得這樣不好……我可是太上清宮的圣女,照理來說我有資格去繼承宗主之位……我說了,我不想做你背后小女人,我要幫助你,若是我可以繼承太上清宮宗主之位,那么既可以幫到你?!?1t;i>&1t;/i>

        李奇鋒注視著上官倩倩,揉了一下她的秀,輕聲說道:“我寧愿你一直躲在我背后,我來為你遮風擋雨,這樣你永遠不會受到傷害?!?

        上官倩倩伸出指頭,點了一下李奇鋒的腦門,說道:“想得美?!?

        ……

        ……

        天盛帝國,皇宮之中。

        坐在輪椅之上的公孫禾淵面色十分難看,注視著站立在池塘邊喂魚的李基出聲道:“你沒有做到你答應我的事情?!?

        李基將手中的魚食全部撒出,池塘之中的金魚頓時競相吃食,場面頗為壯觀。

        對于公孫禾淵近似于無禮的質問,他沒有絲毫的生氣,相反的神色之中十分的平靜,保持著沉默。&1t;i>&1t;/i>

        公孫禾淵再次出聲道:“你為何要這樣去做?”

        李基轉過身,看向公孫禾淵,輕聲說道:“不是朕要這樣做,而是朕根本來不及去阻止事情的生?!?

        公孫禾淵的神色之中浮現出一絲冷笑,說道:“為了你的宏圖霸業,我犧牲了我畢生的修為,將整個公孫家也是搭了進去,可是你連最基本答應我的事情都未做到?!?

        李基注視公孫禾淵,緩聲說道:“何必說的那么的悲壯,你應該知道一種動物,它的名字叫做彪?!?

        公孫禾淵出聲道:“什么意思?”

        李基輕聲說道:“虎生三子,必有一彪——彪因先天營養不良而多瘦小孱弱,母虎便不認這么個孩子,不喂它奶且踢咬驅趕,甚至將它叼到餓狼出沒的蠻荒之地遺棄?;⒈精F中之王,被虎追殺遺棄的小彪,當然也成了眾獸之敵,倍受凌辱。所以彪一般在哺乳期就夭折,很少能生存下來。&1t;i>&1t;/i>

        可一旦生存下來,那彪竟極其威猛兇殘,強大無匹,而它第一個襲擊的目標,便是曾欲致它于死地的生母虎后,緊接著則是被虎后備加寵愛的兩位手足……而你就是那只彪,不是你為了我搭進去了整個公孫家,而是你在公孫家承受了難以言語的痛苦與折磨,所以背叛了公孫家,將其拖入了地獄在之中,萬劫不復?!?

        公孫禾淵頓時陷入到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公孫禾淵忽然大笑起來,道:“狡兔死,走狗烹……我公孫禾淵苦心算計多半生,到頭來也不過是這樣的宿命,真的是可悲啊?!?

        李基轉身再次看向金魚競相吃食的場面,再未出聲。

        一道身影走出,來到公孫禾淵的面前。

        是老太監茍權。

        “公孫大人,這里風大,我送你上路?!?

        茍權面無表情的說道。

        公孫禾淵面帶笑意,點點頭,說道:“也好?!?

        言語落下。

        茍權的雙手一動,只見六道猶如拇指般粗細的猩紅色毒蛇顫竄出,撲向公孫禾淵。

        下一刻。

        公孫禾氣絕身亡。

        一身精血系數被茍權吞噬。

        ——

        殺死公孫禾淵,茍權推著輪椅離開。

        李基一直注視著池塘之中。

        許久之后。

        李基緩緩吐出三個字——對不起!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zhaozhuozi.com.cn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银河娱乐场最新网站 鹤岗市| 阳江市| 明水县| 木兰县| 措美县| 岑巩县| 阳朔县| 江永县| 大冶市| 中方县| 迁安市| 永宁县| 新竹市| 仪征市| 河北省| 香河县| 丰原市| 教育| 浦东新区| 喀什市| 康平县| 鹤庆县| 灯塔市| 青海省| 扬中市| 阳江市| 义乌市| 耒阳市| 皋兰县| 沛县| 宁化县| 晋州市| 香格里拉县| 屏边| 洪湖市| 亚东县| 葫芦岛市| 绥芬河市| 中江县| 长武县| 垦利县| 莒南县| 北流市| 宝山区| 葵青区| 舟山市| 德惠市| 宝山区| 广平县| 夹江县| 乌鲁木齐市| 乌什县| 友谊县| 桃源县| 青铜峡市| 台中县| 垣曲县| 拜泉县| 区。| 仁怀市| 松桃| 上犹县| 黄梅县| 天峨县| 泾川县| 伽师县| 定结县| 久治县| 湖北省| 永安市| 达孜县| 咸宁市| 新余市| 武义县| 普安县| 怀宁县| 宁津县| 抚顺市| 拜泉县| 清徐县| 松江区| 汶川县| 平利县| 伊宁县| 石渠县| 嵊州市| 珠海市| 中超| 朝阳县| 湖州市| 湛江市| 阿图什市| 恩施市| 乌拉特前旗| 永兴县| 贞丰县| 衡南县| 黄龙县| 甘孜县| 磐石市| 永兴县| 宁陵县| 墨脱县| 绥化市| 贵南县| 禄丰县| 苍山县| 宁河县| 梁平县| 永登县| 红桥区| 定兴县| 宁陵县| 油尖旺区| 东山县| 吉木乃县| 阿鲁科尔沁旗| 修文县| 镇雄县| 平湖市| 昆明市| 安泽县| 浦县| 巨鹿县| 商南县| 呼图壁县| 拜泉县| 海门市| 安乡县| 滨州市| 绥中县| 页游| 会理县| 隆子县| 襄垣县| 衡山县| 绵阳市|